生活 | 看似愜意的一年,那些和焦慮艱苦對抗的時刻

Categories 我的生活

Photo by Sharon McCutcheon on Unsplash

沒有朝九晚六的時間拘束,就連心也都慢了下來。以前朝九晚六規律的上班生活,至少讓我的生活在某種微妙的平衡狀態上。

但這一年,從2017年三月底至今,這平衡卻幾近是失調的。而近期情況比較好一點,所以我想來分享一下我這一年是怎麼把很失調變的微失調。

雖然失調,但也不是極偏頗到會影響健康的那種,請安心。


上班生活是種微妙的平衡

從畢業到上一份工作,工作近八年,年齡上也要30歲了。去年深深認為30歲就是個轉捩點,對年齡實在非常焦慮。

這份焦慮後續也化身成不同的名稱,直到今年年初才有比較緩和的症頭。

這八年間雖然換了幾家公司,一個期間只在一家公司上班這件事,以前很怡然自得,但近年卻讓我感到非常被拘束不自由,也膩了。

再來一直很想試看看如果是自己出來做些事的話,會不會有所不同。

我個人認為生活,有時候就是追求一種平衡,只是端看天秤兩端是放著什麼而已,以前能把生活很清晰地分割成:上班和下班。但現在生活的安排幾乎是隨心所欲,當然某程度會自己約束自己。

只是我發現,在完全沒有外力放在天秤的某一端時,兩邊每天都能由自己來掌握後,若想要平衡,真的是非常的需要自制力。

但其實一開始這個天秤就是自己可以掌握的,只是當你選擇為一家公司工作時,等於你把其中一端的掌握權放在別人手上,而這種微妙的平衡就是來自於此。


引發不平衡的焦慮時刻

一離開上一份工作的第一個月,那時我打算成為前端工程師,就是寫程式的人,在一個多月閉關刻程式碼,也還算生出有點樣子的東西,還是蠻有成就感的。

先是寫了一個純CSS動畫「熊貓大冒險」(連結),這讓我覺得很有趣,因為我先企劃了腳本,接著用HTML和CSS刻好元素,然後定位好元素的位置並設定好時間後就完成了,這讓我覺得不像是在寫程式。再來我還做了一個我的個人網站(連結)。

但做完這兩個之後,卻有種不再碰程式的打算,即使我覺得有趣,但我的心就是不想把寫程式當成工作。

這時候迎來我第一種焦慮,不寫程式的話,那我要做什麼?

當時焦慮發作後,只覺得自己僅能借重還算有自信的企劃能力去做點事。

非常幸運地透過朋友的介紹,開始接案生涯,有幸的接到一個小助理的案子、一個農產品行銷的執行案子,這兩個案子讓我接下來直到十月都還能有不錯的收入。

但九月份開始到今年一月中,意外投入學日文的行列,每周一到五早上的密集學習,讓我無法花太多時間在兩份工作上,很艱難的決定是,在十一月左右,我決定專心投入在農產品行銷的執行案子上,頓失另一份工作後,就無法更有餘裕地生活。

所以第二種焦慮是是對於金錢上的,收入變得只能應付基本開銷,加上存款也非常單薄,一度一股腦地差點變成直銷商…

在這樣以接案維生的情況下,身邊圍繞的不是客戶就是合作夥伴,因此有幸認識了以前都曾未想像到會接觸的產業。

只是多半時刻我都是一個人工作的,即便需要夥伴,但許多工作我幾乎都能一手完成。而在我的物理距離能接觸的範圍內,接觸的人少了,導致我變的非常在意常出現在我周遭的人,像是我的室友、好友、朋友等。

這促成了第三種焦慮,是我很在意這些人對我的任何看法、想法和行為。


Photo by bruce mars on Unsplash

 

怎麼和焦慮化身成的各種樣貌喝杯茶

這三種焦慮,一是為自己的未來、二是金錢、三是自己與他人間的關係。

這些焦慮到現在不能說完全沒有了,只是現在的我用和以往不同的態度坦然以對。

過往的我會急於當下馬上要把焦慮排解掉,而不是去正面思考焦慮的起因為何。這樣反而會讓自己掉入無限的循環,而不是真的突破它。

在這種焦慮的循環下,使得我的狀態總是失去平衡的。

加上我對自己總是有一種不切實際的期望,那種期望擁有「非常自律的我」的期望,而在我每次達不到期望,或因焦慮慌了手腳時,我的狀態就失調了。

那是一種連自己都會討厭自己、否定自己、厭惡自己的狀態。

說實在的,我也不一定要把自己解剖的如此成這樣,還有朋友甚至說我這樣是分析過了頭,其實上自己並不如自己想的如此糟。

話說這三種的焦慮目前我的態度及應對的方式是…

一、對未來

寫程式,縱然是個可以擁有高收入的職業,但我真的不想10年都做這件事,我打從心裡覺得,它只能成為我玩票性質的興趣,而無法成為我的職業,因為我真的非常不想學習進階Javascript。

所以我真的寧可用最熟悉的企劃能力去做我擅長的工作,而我在接案的這段期間也發現,企劃的價值是非常大的,若不限於所服務的產業,發揮的空間是非常多的。

對於未來,我寧可做10年的企劃,但我也不願作10年的工程師。寫程式只能是我的興趣之一。

二、對金錢

由於我在外租房子、餐餐自行解決,有一定基本開支。金錢上主要的焦慮是,儲蓄薄到不能在薄,這讓以接案維生的我感到十足的危機感。

回頭想想以前在公司上班雖有穩定收入,不過儲蓄更薄,而這危機感,卻讓我天天有著走在鋼索上的感覺,彷彿下一餐就沒著落或下個月的房租就繳不出來,看似很慘。

思考掙扎幾次,後來也釋懷了,若以前工作時也是這樣的狀態,那只要維持好目前的工作不要掉線就好了。

比較近期我才理解,要擁有高收入就代表,付出的心力勞力就是幫別人經營價值,但其實我現在的主軸是想經營自己,這之間必有所取捨。

三、對關係

在公司裡有空間,裡面有一群同事、主管,和自己的物理距離是近的,還有客戶會追著你的工作進度,心情再怎麼樣也是會有同事來關切。

而一個人工作的缺點就是,無論心情如何,也很難會有人發現與關切,因為所有客戶、夥伴的物理距離都是遠的,這對我來說有很大的衝擊,因為我是喜歡接受別人的反饋。

但獨自工作時,工作的過程多半是很少與人互動的,即使有,多半也是透過網路遠端針對結果的改進,而不是面對面。

這讓自己陷入更嚴重的關係焦慮,在一次和友人淚眼婆娑的深談後,我發現這情況是自於我本來就不是一個主動會訴說自己內心情緒的人,我總是被動地在原地等待有人發現我的情緒不好,我期待別人會主動發現,近而關心我,但我有時總表現的一副我很好的樣子,所以我的朋友們也很難察覺出來我有什麼異狀。

所以對於關係,我也釋懷一點就是,我的朋友其實不是不主動關切我,而是他們也忙於自己的生活,但若我向他們說出來,他們還是願意站在我身旁支持我的。

而我也不要玻璃心容易碎,因為其實他們對我的看法往往不是如我想的那般負面的,所以我心中有苦,就說出來,反正雖然有玻璃心但其實我還是很堅強的。


順從自己的心焦慮才能被緩解

這三種焦慮,我想背後還有一個很大的起因,但目前就不深入探究。

但我在這近一年和不時發作的焦慮對抗下,我發現讓焦慮緩下來的最好方式就是:

『順從自己的心,然後不要害怕把心和別人訴說。』
雖然我還是會緊張…

因為不順從自己的心的話,工作上再有興趣的東西也會變的很痛苦。

面對再有錢的工作,不能被自己認可的話,獲得再多也覺得不是自己應得的。

至於關係上,若自己不主動,別人就會覺得自己都好好,主動我才能打破自己對別人如何看待我的預設,才不會讓自己總是緊張兮兮,認為世人都不想理我。

對於這些焦慮,我也沒要根除它,因為它能化為正面的力量,幫助我在對應許多事上能更為謹慎,現在的我更了解,我的所言所行都是代表我自己,所以我必須更成熟才能面對任何事物。

話說為何要把自己的焦慮公開示人,因為我發現自己這幾年時常喪失分享這一個技能,每每我想分享些什麼時,總是有一股力量把我覆蓋住,就像是失去吟唱能力的黃鶯般,世人皆無法聽到。

或許通篇我將我的焦慮表露了出來,但我如果和人見面的話基本上是不展露的,因這焦慮基本上還是自己與自己的抗爭,即便我能找軍師,但面對的還是我自己。

Photo by Willian Justen de Vasconcellos on Unsplash

這一年從很失調到微失調,除了對抗焦慮外,還有其他調整的方式,讓我逐漸喜歡自己的狀態,這一部份就待下一次分享吧。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