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 導覽迪化街的南與北、存與逝

Categories 旅行去玩

太平市場曾是最大的批發市場

 

歷史,不活在課本上,更活在你生活的周遭。

大家都知道的迪化街是這樣的,每年過年前總是非常熱鬧忙著採買年貨,城堭廟前總是有各國旅客前來求得一份好姻緣,現在巷弄間也有許多文創小店、咖啡廳進駐,成為現正文創新指標。但還有許多是大家所未曾知道的….

前陣子,在我的臉書上,朋友分享了一個活動『大橋頭的北邊與南邊』,引起我好奇的是,為何台北橋橫斷了的迪化街,劃分了南與北、再生與老化,竟會具有如此大的衝突感呢?所以我就報名了這個導覽的活動,用城市散步的方式來了解大橋頭的北與南、了解迪化街的兩樣風情。

台北橋曾是座美麗的鐵橋

 

這天下午,一行人在捷運大橋頭站集合,導覽大哥先從大橋頭,也就是台北橋開始講解,以前台北橋是唯一台北連外的橋,是座鐵橋,古早時很多中南部上來打拼的人,都會在台北橋下尋找臨時工,所以橋下以前有個很大的勞工市場,當時常會有貨車直接開來尋找臨時工,然後就直接帶上車去上工。

我從小住在三重,台北橋也在我的記憶中留下許多片斷,一開始介紹台北橋目前最有名的「機車瀑布」時,我忍住笑意,因為我也曾是那瀑布中的一台機車,每天到了上班時間,在等著下橋到台北時,從橋上一眼望下去,那景象實在令人驚奇,尤其是夏天真的會熱到發昏,所幸到後來,我選擇走忠孝橋以避免在機車瀑布裡停滯太久。

「做一個堂堂正正的中國人」是標語也是歷史記憶

 

一行人走向太平國小,沿途經過以前是大型批發市場的太平市場,導覽大哥還推薦巷口的一家好吃的紅燒肉,可惜下午市場都關了。繼續走下去到太平國小,在日治時期,日本皇太子曾到訪於此,所以老校友總會自傲地說,我們太平國小是被日本天皇加持過的。而日治時期太平國小和對面的永樂國小是同一所學校,後來開僻道路才一分為二。有趣的是,以前兩間學校學生會戲稱彼此,一間是太平監獄國小、一間是永不快樂國小,我想這樣的玩笑話只能從在地人口中聽到。

散步是認識城市的最好方式

 

站在台北市僅存的老天橋–太平天橋上。「以後小朋友可能再也不知道天橋是什麼了!」導覽大哥如此說,天橋的建立原意是用來保護行人的安全的,以前是行人禮讓車輛、現在是車輛禮讓行人,光是觀念的轉換就會讓天橋的原意不再為人所知,我想這也是種觀念轉變帶來的認知落差。

天橋的意義還能為人所知嗎?

 

接著我們彎進涼州街,走進慈聖宮前的廟埕,以前我爸常帶我來吃小吃,各家小吃店的桌椅散落在廟程前空地上,我記得常吃的是魯肉飯和魚湯,坐在大樹下,麻雀偶爾會跳上桌來一起搶食。廟埕是以前附近居民的里民活動中心舉辦各式活動,如今居民關係不再緊密,只剩三三兩兩的老人,年輕人都跑去咖啡廳了,這或許也是一種社會流動的現象。

慈聖宮前的廟埕也曾是地方居民生活中心

 

繞回涼州街上的永樂國小旁,這條路以前稱獅館巷,據說台北以前有名的布袋戲班子都在這設點,像李天祿、小西園…。每年一到某個時節這些戲班子都會輪番上陣在慈聖宮演第一齣戲,之後才會開始全台巡迴演出,可見得以前這裡如此重要。導覽到此處時,導覽大哥有感而發地說現在有許多布袋戲班,都是放錄音帶,然後操偶師操偶表演,如此一來布袋戲的表達情感的細膩程度真的是不如以往了,實在可惜。

獅館巷上己經沒有布袋戲館了

 

從涼州街再走回迪化街,沿途有248農學市集、老綿成紙燈籠店、農具工廠、李亭香…等店家。每一家新開在這裡的店,都有一些情懷,還在開的都有一些香火延續的喜與哀、都有些無奈。老綿成紙燈籠的技藝因無後代而注定會消失、農具工廠裡賣的不是MIT而是國外批發來的、李亭香的二代轉型帶來的新舊衝突,著實也煞費苦心,一樁樁短短的故事就在導覽大哥的分享裡,傳出淡淡時代迭起殞落的憂偒。

老綿成紙燈籠的榮景不再了嗎?

 

迪化街,原本是規劃成從大稻程可以一直連到大龍峒的主要道路。但不同的是一開始迪化街的南邊規劃成商業區,而北邊是住宅區。我們穿越過台北橋下,走到迪化街的北邊。光是站在台北橋往北、往南看,就感受到很大的不同。南邊迪化街近年老屋翻新、拉皮,洋溢著活力感,而北邊迪化街,就像是非常普通再普通的街道。如此兩邊兩樣情,主要因為,以前的人有錢就會將房子裝修更新,而身處在商業區的南邊迪化街,多半都在做生意所以有錢,反觀北邊迪化街住宅區沒錢,所以至今還有清代民宅保留下來。

從清代一直到現在依然有人住的民宅

 

甚少有人會去注意到,從小所居住的環境,究竟為何而成。以前北邊迪化街有許多稻田、有造船廠…。導覽大哥問說,知道為什麼這裡一天無論早餐、中餐、晚餐、宵夜都有不同種類小吃店嗎?知道為何像延三夜市這裡有很多出名的油飯,像太子油飯這樣的店家出現嗎?

他回說,還刻意小小聲地說,因為這裡以前有許多人愛賭博,所以一天到晚都有吃的。而油飯這樣可以吃粗飽有體力的食物,是因為這裡有許多做粗工的人在這討生活。

說到這,我回想到小時候,我爸總愛帶一家人來吃延三夜市的筒仔米糕、潤餅、油飯,這裡的食物總引起我一股鄉愁和回憶。

即將因都更要拆掉的四崁仔老房子

 

北邊的清代建築,如今有的依然有人住、有人就任憑空著屋子而破敗。近年來這區域因為沒被劃入歷史保存區,所以建商進來了、都更將動工了。我無法以景點的方式來一一說明在這所見所得,除了像由馬偕牧師親自設計的基督教長老會大橋教會,和聽說很靈驗的台北聖公媽廟外,似乎只能透過還能看得到的建築來一一尋覓發掘。

似乎是以前消防隊放工具的地方,還有能練舉重的單槓(?)

 

若以殘技敗柳來形容這裡的建築和凋零的歷史記憶,都還不那麼適切,因為還有居民正生活著。這次導覽大哥還帶我們走進看似很令人不安心的小巷子,他說這裡其實都很安全的。走在小巷裡,很像進入奇幻的廊道裡,竟然還有小小的公園。而時間的痕跡也不留情面地一一刻劃在上頭,毫不保留地。

小巷弄間因舊房倒塌而整理成的小公圈

 

時間在北邊像是流逝的光陰,一去不復返;時間在南邊像是刻意要回到當初的盛景,拼命在抓取。南與北各展現了不同面貌。而「時間會證明一切」這句話或多或少有些許無情,但卻實際。

一直從清代保留到現在都沒變的小巷

 

這次迪化街的導覽所帶給我的是,想真正花些時間了解我所生活的地方,究竟為何而來。而這次為我們導覽的大哥,兩位在地人現身說法,一位從小住迪化街南邊、一位從小住北邊,加上他們對在地歷史豐富地了解,導覽時還會在每個地方加入他們的故事,讓大家對在地注入了些生活情境,讓大家對當時的生活有了豐富地想像,這一趟散步走的值得又收獲滿滿。

 

聽導覽大哥說,接下來還有大稻程吃吃吃的行程,真想再次參加!了解美食與在地更多的故事。

原文發表於:名象品牌形象策略BLOG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