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 台東都蘭打工換宿 PASA廚房 – 從廚房裡看到的人…小幫手、客人、江大哥

Categories 旅行去玩

小幫手一起做料理

廚房裡有幾本小幫手留言本,每次翻閱,都覺得很奇妙,因為我和留言本裡的每個人,都在同一個空間待過,只是時間不同。在PASA廚房,小幫手來來去去,留下許多痕跡、帶走許多感觸、存著許多回憶,但我只遇過四個小幫手,他們來自不同背景、不同年齡,懷抱著不同想法來到PASA廚房。

這四位小幫手,我都很佩服他們,我覺得願意在人生的路途中,給自己一段時間好好思考的人不多。而我也是給自己一些時間好好去思考了迷惘、想了想自己,給自己心靈好好沉浸了一會兒。

和我同期的一位自稱小單純男生,長的很可愛,也帶著可愛的台灣國語腔,但說話起來卻比我字正腔圓。他剛當完兵不久,一直在尋找自己心中想要的、尋找自己喜愛的,而來到PASA。染著金頭髮,擁有被我誤認是戴淡褐色放大片的眼睛,瘦瘦高高的,卻很喜歡穿著舒適T恤棉褲,穿夾腳拖的男生,喜歡在三樓陽台睡午覺,常常看到他滑著手機、玩著不斷吐老鼠的遊戲。

_1130954

認真對待食待的小單純

這位小單純,對做菜很堅持,也很願意花時間好好與料理相處,他曾經花了一個半多小時,站在瓦斯爐前,慢熬南瓜湯,慢慢攪拌耐心呵護南瓜湯不被煮焦。他很會掌握火候,也總能把雞腿煎的恰到好處,醃出來的雞腿也都不錯吃。同時是個重口味和嗜辣者,總愛加辣椒粉到晚餐裡,不過他的味覺依然敏銳,只是我覺得他還是太瘦要補補身子。

他很愛看劇情很緊湊的片子,也因為他,我總於看了一直想看的『神盾局特工』。他有一次還看了碟仙,我就在旁邊一邊驚叫、一邊不斷離席、一邊又不斷關注劇情,感覺很恐怖不是很想繼續看,但又無法克制不看。(狀態顯示:愛看又嫌)

他和我同一天但比我早到PASA,離開時也和我同一天也比我早離開PASA,原本我以為我應該沒有同一天和我到PASA的人,沒想到我竟然有同梯,覺得很高興,我們在PASA擁有同樣差不多時間的回憶。

比我早到PASA有兩位小幫手,一位是暫留PASA正在單車環島的男生,一位是打算待久一點學料理的女生。

這位單車環島男,正用打工換宿的方式,以單車作為交通工具來環島,到目前為止應該也快進行了四個月了吧!透過打工換宿最短兩個禮拜的方式,深入與在地人家交流,閒瑕時在打工之處附近發掘小景點或在地小吃,他還開了個粉絲專頁叫《I逮玩日誌》,歡迎大家關注他。

_1130869

環島中的 i逮玩

我想每個人旅行的原因各盡不同,或許在這路途上所遇到的人事物都是必然的巧合,找到的或許是自己正渴望的,但都得細心體察內心的自己才能明暸。

這位 I逮玩的小幫手,他總默默地去做他想做的,和善平易近人,感覺他是個眾人會倚賴的人。有次我和其他人晚上騎車去星星部落看夜景,當天有點冷,他看到我穿了短袖後說我這樣一定會冷,然後我問他那能借我一件外套嗎?幸好他大方地就借了我一件防風外套,不然我都沒帶保暖防風的長袖呀,那天晚上騎車奔馳時頗有涼意。

有一次,他說來台東之後很少接到除了推銷之外的電話,我聽了之後覺得很有意思。其實,我以前很在意會不會有人打電話給我這件事,除了我爸媽之外,我很少接到其他的人電話,所以說實在,我是還蠻期待有人打電話給我的,這算是我心中沒和人說過的一個小秘密,不過現在卻寫出來了。

通訊軟體,以文字、以貼圖、以表情符號、以語音都能傳遞情感,但一通能互動的電話,我覺得是更窩心的。所以,接下來換我主動打電話給人。

那位打算待久一點學料理的女生,目前已學會如何把江大哥的豬腳烤到恰到好處,很能掌握住炭火的火候,她大學讀了食品營養但熱愛烘培,目前也是PASA廚房裡的小主廚兼甜點指導員,協助大家做甜點。剛從學校畢業不久,卻勇敢地給自己時間專心學料理而不匆忙地投入職場,對自己的未來很有想法,希望自己除了西點外,能有更實際的做餐經驗,未來想朝創意料理開發規劃的方向走。

我一直想慫恿她可以成立個部落格,記錄自己所想出來的創意料理,希望她能早日生出來~~(敲碗)

_1140714

一起摘更好玩

她認為料理是大家能一起分享的,無論是事先大家一起備菜、事中大家一起做菜、事成大家一起品嚐、事後大家一起收拾,她覺得大家一起做才是最快樂的,我也認為如此,料理除了讓自己快樂外,大家一起會更開心!

她是個很貼心的人,再我離開台東前,我們去逛台東市時,幸好她叫我買件Uniqlo的厚防風外套,不然我騎車往花蓮時,就會冷到沒知覺了。而有次我們在打掃房間時,她就為我們準備了早餐,我覺得真的很貼心呀!然後我覺得她最厲害的是記食材的庫存量,她都記得目前食材所剩數量而去計算要採買的數量,如果是我的話可能要花上一段時間才能記得有那些食材…

_1140898

我們三人在Uniqlo玩耍~

我和她,相處了最久的時間,因為我們還同睡一間房,晚上有時來個Girl’s talk,聊聊未來、聊聊工作、聊聊選擇,彼此交流對廚房、對料理、對自己的想法,著實充實。

還有另一位,剛從進入淡季的蘭嶼打工換宿完,到PASA打工換宿的一位剛當完兵不久的男生,他的身影總是閒不下來,我很佩服他一直在挑戰自己去學習如何做菜,他讓我思考了很多。

_1150052
持續不斷的結果

人各有志,每個人也有獨特的生活方式,忙忙碌碌的生活也是一種。以前的我總愛把行事曆填的滿滿滿,但填滿了時間,卻填不了內心的空虛,覺得做了好多事感到很充實,但做完只覺得就做了而已,明明是渴望透過滿檔行程來填滿內心的空虛的,但卻沒有在心中留下一絲波動。

話說我的第一份打工,是大一在冰淇淋餐廳-莫凡彼打工,所以對於接待客人、洗碗、端盤子、做料理對我來說已算是很熟悉的了,一般餐廳追求的是換桌率,而PASA廚房和一般餐廳最大不同之處是,來到PASA的客人都吃的很慢,在PASA廚房這個空間,真的也非常容易讓人感到放鬆,會讓身體不自主地緩和了下來,神情也舒爽了起來,所以客人們都能慢慢地品嚐料理。

再加上PASA廚房的出餐速度,是一邊做菜、一邊上菜,江大哥和小幫手在這個過程中,研究做菜的順序、怎麼出菜、怎麼擺盤,是一個很享受的過程。

除了小幫手外,還遇到一些有趣的客人,幸好是淡季,不然會超忙的…

細數所遇到的客人、小幫手、路過的人…等,我能清楚地繪描遇到他們時,當下的心情。我相信在同一個時空、同一個地點相遇的這件事,已不是純屬巧合了,也不是一個隨機產生的。

有次一位小幫手的朋友來到PASA住宿吃晚餐,那天晚上廚房出餐完之後,大家一齊坐在長桌上聊天,聊著聊著,頓時我驚覺這畫面和對話怎麼如此熟悉,恍恍惚惚間我意識到之前夢過這段對話這段交流,當下我在心裡驚呼,覺得難到是命運引領我到此嗎?爾後,我不斷思考命運這件事,所遇所見所得之人事物,究竟是以什麼樣的邏輯去運轉呢?

而有一對在我記憶中很輕淺撩過的中年夫妻,他們只來吃了一頓中餐,但卻在我心裡刻下,我認為這才是夫妻一起生活應該要有的逍遙樣,他們騎著機車,帶著隨性,沿著台東海線一邊玩、一邊吃、一邊住,我很羨慕這樣的夫妻互動生活方式。

有天午後,有位身穿黑衣留著中分長髮的大姐,開車沿著台東海線亂晃,意外晃進PASA叢林般的廚房,她在PASA隨處晃晃後,總和小幫手說不用太在意她,她自己看看。PASA廚房總是歡迎充滿好奇心的人們進來看看,小幫手還會倒花茶讓想探險的人們稍微潤潤喉。她上了三樓陽台下來後,對PASA很好奇就問了老闆的事情,小幫手和她說了說之後,她說或許她和老闆江大哥是舊識,小幫手們也半信半疑,而我是覺得或許真有這個可能。她拿了一張PASA名片後,沒過幾天,她又出現在PASA了,這次她和江大哥碰面話舊事。

_1140594

意外訪客是久未聯絡的朋友

她再次到來的那天,她和江大哥一邊聊天敘舊,江大哥還一邊教我們炒紅肉醬,她在一旁看我們料理,做成之後這紅肉醬直接淋在白飯上,真的美味極了,江大哥還開了瓶紅酒,讓大家一起享受這美好時光。

我看了江大哥那本《我的都蘭農舍生活》後,對這樣意外的訪客竟是失聯已久的朋友這件事,已感到很正常了,不過當下見到時,還是覺得很奇妙,緣份總是很奇妙。沒有什麼叫做失而復得,我想用再續前緣比較適當,而也不強迫這緣下去,自然而為。

_1140217

江大哥為客人現場切豬腳

主動來到PASA的客人,我想他們總有些共通點,我認為他們都是懂得放下,懂得適性地生活的人。他們已過了追求表面浮華的期間了,否則他們情願去美麗灣或遠雄那種擁有精緻裝潢的大飯店。

我在PASA遇到了不同的人,小幫手們、客人們、江大哥和他的朋友們,每個人的獨特性得以在此彰顯出來,我也很難細說,只能講出我眼中的他們,和遇到他們時我心中的感受,而這都屬於我自己,這些都會在我的人生故事裡留下一些或輕或淺的痕跡,刻下一些印記。

最後來聊聊江大哥,我對他印象最深刻的是他的眼神很清澄透明,而聲音卻很斯文,說話總是會重覆那些話和一些當年事,是個表裡如一,穩步實踐他心之所向的人,目前他的目標是寫小說,讓他在廚師之外發展作家的身份。有次同他出門買菜時,他在車上也說了,未來十年他要培養生力軍,並將他的書自己翻譯成英文,成為世界名廚。之前在翻閱小幫手留言本時,有看到幾位前輩寫說,希望江大哥勿忘隱居初衷,我倒覺得是,而江大哥自己也說,他只是從台北流浪到台東,逃避切斷了過往,我想當時他也正迷惘。

_1140368

總是專注檢視每個料理過程的江大哥

透過江大哥的兩本書,讀完之後江大哥也問我說有什麼心得,其實當下是覺得,人生有很多選擇,有捨有得,只是在江大哥毅然決然住在都蘭時的那個當下,他割捨掉幾乎全部的過去,很艱苦地在都蘭重新建起自己,我也只能透過書中所述,去揣想當時他面對的各種情境的情緒。很多人響往他山居生活的愜意,也很多人不解為何他寧願租用短期農舍而不買地置產,後來我在蘇花騎車時,才頓悟到「暫留」和「住下來」是完全不同的概念,也會造就不同的生活觀。

人生不帶來,死不帶走,為何執念於一方土地,心心念念著如何保衛住一寸一土,倒不如更快活些,只暫留暫居不也是另一種逍遙嗎?

而江大哥暫居了都蘭十三多年,這些年間所累積的能量,讓江大哥抱著更開放的胸懷去挑戰自己。蹲的很低很穩,才能躣的又高又美。

說說我自己在PASA的暫留究竟找到自己了嗎?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這段時間,我和自己有更多的互動對話。紛紛擾擾的煩燥,在PASA得到完全喘息。

 

2014年10月 - 打工換宿在台東都蘭 打工學料理
PASA廚房
台東縣卑南鄉富山村郡界51號

PASA facebook按我

 我在PASA廚房 10/2~10/25 我在PASA廚房 打工換宿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